冒牌蓝猫

五月病(二人花)

从脑洞到扩写完成

我整个都非常瞎编胡来

文笔渣渣




“天哪,才五月怎么就这么热…订披萨吗小忠?”丸山有气无力地打开门,包随手往地上一扔,直奔着沙发去,大仓在后面跟着关门,冲进厨房喝水。

“呜啊啊啊啊,超爽...喂!maru!你别躺沙发上啊!你啊!我才洗干净的衣服!你臭死了!去冲一下!”

丸山自顾自地摸出了手机来看,根本不答话,大仓一走近就看见他熟悉的坏笑,气地拿膝盖顶他的肚子。亮着屏幕的手机在大仓眼前晃了晃,“披萨定上了!”。

算了,大仓想,自己最近忙拍戏,maru都两个星期没来过了,俩人一到这季节就有个通病,只想找个什么地方摊着。

“往里点。”说着大仓就挤到了沙发另一头。

他们都不是小个子,沙发显得十分拥挤,四条腿缠着交叠在一起,还带着些许室外的热度。

“maru,你过去一点,热死了。”大仓一边说着一边拿脚蹬了蹬丸山的侧腰。

“你别…你等下,你别踹我痒痒肉。”丸山往沙发里侧使劲靠了靠。

一下子腿上柔软的触感就消失了,大仓嫌热是真的,贪恋maru软软的身体也不假,干脆把脚贴上丸山的肚子,这下安心了,两人一时无言,只专注着面前的手机屏幕。从开始谈恋爱到现在已经三年,从小认识,后来变成团员,那个人总说他依赖着自己,依赖着自己毫无保留的大笑,给了他不会冷场的底气,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是在依赖着maru呢,不安心的时候,上节目紧张的时候,总是不自觉地就走到他身边,总说是maru软软的身体让人忍不住对他撒娇,但其实那时候就已经爱上了吧。大仓又忍不住拿脚蹭蹭丸山,眼睛悄悄撇他,温柔地笑笑。

丸山没察觉这眼神,一偏头却看见地上一条熟悉的内裤,“小忠,你把我内裤就这样扔地上。”说着还撇撇嘴,撑起上身,故作委屈地看大仓。

“哈?没有吧。”大仓忙装作玩游戏没空理他。

“咚咚咚…“

”maru,披萨到了。快去拿快去拿。”

丸山一边不情愿一边起身去开门。

两人飞快地解决了披萨重新摊回沙发,盒子堆叠在茶几上,“tachoon,扔外卖盒子。”丸山偶尔地会在意起这种奇怪的小公平,像是初中男生。

“不去,放会儿吧,要不就maru去。”

丸山起了坏心,把脚放上了大仓两腿之间,稍稍用力磨蹭着。“哼...maru...“大仓条件反射地并拢双腿,试图侧身躲过丸山的撩拨,游戏里的人物岌岌可危”要死了要死了...等下。“

丸山这下更不能让他专心游戏了,另一条腿也跟上来向外勾住大仓的脚,“谁先硬了谁去扔披萨盒子。”。

大仓受不住maru的攻击,丢了手机半撑起身看着对面的人,丸山太了解大仓,这种时候这家伙最受不了激将法。

“行,来呀。”大仓直接欺身压上去,手摸上丸山的下身,凑到他面前想接吻,还没碰上便被推开,两人隔着丸山小臂的距离僵持着,太热了,只有肌肤相贴才能降温,“不行,tachoon,只能用脚,躺回去。”,大仓被丸山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,浮着一层薄汗的手离开已经微硬的地方,摸上maru隔开两人的小臂,顺着轮廓到腿,不甘心地在大腿根部揉了两把,一个用力撑起身,倒了回去。

两人视线胶着。

“作弊了小忠。”

“maru才作弊了吧,你都不知道自己身上软软的有多舒服。”

”那你要输了。“丸山直接用了最刺激的技巧挑逗大仓。

沙发上开放的空间变得紧密起来,一时间只剩下喘息。

“你输了。”丸山突然拿开脚。

“天哪,maru,那鬼盒子不能等一会儿吗,啊真是....我去扔。”大仓脱力地放松了双腿,干脆把裤子全脱了起来拿盒子,暴躁地撸了两把头发,张着腿姿势奇怪地走去厨房,胡乱地把盒子塞进了垃圾桶,maru的视线就没从大仓身上移开过,大仓被盯的又是不甘心又是兴奋,捡起地上的内裤往maru脸上扔,“快点maru,继续,你是要变成老男人了吗,这么坐怀不乱!“。


两天后,janiben收录,互指环节,“感觉最容易得五月病的成员”。大仓看着maru指向自己的手指,心里翻了个大白眼,理由还说的一本正经。这意有所指的坏笑可真讨厌,镜头外大仓忍不住拍了maru一下,只换来一个明显是工作时间偷摸调情的眼神。